<code id="umduk"></code>
        <kbd id="umduk"><video id="umduk"><var id="umduk"></var></video></kbd>
      1. <small id="umduk"></small>
        <noscript id="umduk"><nobr id="umduk"><ol id="umduk"></ol></nobr></noscript>

      2. <menuitem id="umduk"><acronym id="umduk"></acronym></menuitem><ins id="umduk"><option id="umduk"></option></ins>

            聞一多設計封面見匠心

            時間:2021-4-24 10:31:56 文章來源:收藏快報 周惠斌/上海


            徐志摩散文集《巴黎鱗爪》封面

              聞一多是我國現代著名詩人、學者和民主斗士,鮮為人知的是,他還是善于封面設計的書籍裝幀高手。

            徐志摩詩集《猛虎集》封面

            潘光旦論著《馮小青考》插圖

              早在清華大學求學時,聞一多就在《清華年刊》上發表多幅黑白插畫,并著有《出版物底封面》的文章,指出“美的封面”:“不專指圖案的構造,連字體的體裁、位置、面積、表現的方法,都是圖像的主體元素?!睂饷娴淖煮w,提出了富于創見性的觀點:“總體須是合于藝術的法義,宜美術的書法(除篆籀大草外)——刻板的宋體同日本式方體字宜少用?!睆娬{不能忽視書法字體在封面設計中的應用,宜根據書籍的內涵和情趣,將美術字設計成豐富多彩的形態,傳達出不同的情感和意蘊。

              1923年,聞一多在美國留學期間,經郭沫若介紹,上海泰東書局同意出版他的第一本詩集《紅燭》。他苦心孤詣,為詩集設計了多種封面,還畫了不少插圖。

              他在給梁實秋的信中寫道:“因為經濟關系,所以我想加插圖的奢望也成泡影了。封面上我也不打算用圖畫了……我覺得假若封面的紙張結實、字樣排得均勻,比一張不中不西印得模模糊糊的畫美觀多了?!焙髞沓霭娴摹都t燭》的封面,藍色邊框,白底紅字,聞一多稱之“雖然還大大方方,很看得過去,但不能算是成功的?!?

              1927年,梁實秋的論文集《浪漫的與古典的》出版前,聞一多不拘陳法,設計的封面別具匠心:以淺棕色的陽刻“浪漫”印文、陰刻“古典”印文,構成形式別致、色彩鮮明的圖案,與梁實秋自題的書名《浪漫的與古典的》互為映襯,古樸大方,新穎醒目,體現了聞一多求新求變的美學追求。

              同年,徐志摩的散文集《巴黎鱗爪》由上海新月書店出版。聞一多在封面設計中,以整版黑色為底,運用蒙太奇手法,將眼睛、耳鼻、紅唇、手和大腿等特寫圖形,不規則地點綴在滿幅濃黑之上,不僅含蓄地呼應了書名中的“鱗爪”之意,而且淋漓盡致地展現了摩登巴黎留給中國詩人的印象:浮華、凌亂、畸形、病態,充滿誘惑,令人目眩。同時,對書名的部分筆畫予以粗化和變形處理,左右傾斜地安排在畫面的上下兩端,“徐志摩著”四字則以印章形式鈐蓋在左下方,既保留了傳統書法的東方之韻,又體現了西方現代設計的風格特征,收到了圖文并茂的視覺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1931年,徐志摩生前最后一本詩集《猛虎集》由新月書店出版。在設計封面時,聞一多有意識地沿襲了自己先前提出的“必須與本書內容有連屬的或象征的意義”的設計主張,將中國傳統筆墨與西方現代主義表現手法融為一體,以深赭黃色為底,通過簡潔遒勁的寫意橫線,用濃墨鋪排出虎紋的蒼莽意象,顯現出猛虎兇狠威嚴的咄咄逼人的氣勢,畫面簡潔但氣勢磅礴,極富中國情趣,兼具西方現代意味。而若將封面和封底攤開,整本書又恰似一張令人震懾的虎皮。這種象征手法的巧妙運用,不失為內容與形式高度統一的書籍裝幀的成功范例,集中體現了聞一多的設計理念。

              1933年,林庚的詩集《夜》出版時,聞一多選用美國現代版畫家肯特的一幅作品作為該書的封面,但在局部細節上則進行了一定的改動,主要是模糊了背景中的汪洋之水,突出了原作中仰臥在船上的“人”。同時,為保持與封面左下方書名方框(仿宋體“夜”字,筆畫瘦勁有力)的均衡,在畫面右下方添加了一段石梯、一只中國古代傳說中的神獸及其陰影,由此強化了畫面的立體感,凸顯了中西并蓄的裝幀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而聞一多為自己的詩集《死水》所設計的封面,則被公認為最有個性、最富詩意、最具代表性的作品,出版方新月書店稱之為“新穎且別致,是現代新書中第一等的裝幀”。其封面、封底,選用整版不發光的黑色重磅厚紙,僅在封面右上方三分之二處,精致地貼上印有書名和作者名字的一條金色簽條。聞一多對黑色有著異乎常人的理解和運用,他曾經指出,“白色恐怖”的說法并不恰當,因為從字面上來講,白色是純潔的,所以“黑色恐怖”才是正確的表述。他將黑色融入裝幀設計中,通過黑與紅的鮮明對比,在沉悶與凝重、壓抑與高貴的反差中,營造出強烈的視覺沖擊力,寄寓了“壓迫愈甚,反抗愈烈”的深刻哲理。

              聞一多還曾為楊振聲的小說《玉君》、徐志摩的散文集《落葉集》、徐志摩與沈性仁合譯的小說《瑪麗、瑪麗》等書籍擔綱封面設計,情趣盎然,意境深邃,風格獨特,富于濃郁的裝飾藝術風格和強烈的藝術感染力,反映出他對西方設計風尚的認可和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聞一多除了擅長書籍封面設計外,亦精于書刊的插圖設計。1927年,他為潘光旦的書稿《馮小青考》(后改名為《小青之分析》《馮小青:一件影戀之研究》),創作了一幅名為《對鏡》的水彩畫插圖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        【聲明】本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體,版權歸原網站及作者所有;本站發表之圖文,均出于非商業性的文化交流和大眾鑒賞目的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果發現有涉嫌抄襲或不良信息內容,請您告知(電話:17712620144,QQ:476944718,郵件:476944718@qq.com)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。   
            女人毛片女人毛片高清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"umduk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umduk"><video id="umduk"><var id="umduk"></var></video></kbd>
  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umduk"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<noscript id="umduk"><nobr id="umduk"><ol id="umduk"></ol></nobr></noscript>

              2. <menuitem id="umduk"><acronym id="umduk"></acronym></menuitem><ins id="umduk"><option id="umduk"></option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聞一多設計封面見匠心-鑒賞收藏-中國藝術品